街灯总检察官

=缒
过激圣吹兰推
我永远喜欢大天使和可爱小记者5555
现阶段蹲在法革深坑‎|•'-'•)و
扣扣1980381549 我想扩列(暗示

Beauty of the youth——一个圣鞠外貌八卦帖

wow

花朝:

微博发过了,这里备个份好了……


翻自德版Bernard Vinot的小圣传记,感觉这书不太靠谱,好像连英版都没有,美亚上只有法语版……(伪)高能在于作者用第一章整整一章讨论圣鞠的外貌问题…………(。


话说回来,最近看的另一本书又说德穆兰长得不怎么样……所以我们的卡密到底是什么外形啊摔!!以及关于萝卜到底长相还成还是不太好看,也是个谜……


看来大家唯一能达成一致的就是圣鞠是个大美人了(?)


主旨:米什莱那种浪漫主义史学要不得啊!


一个粗翻,大家就看着玩好了w


po主不知道怎么翻中的就翻了英(大家自己体会吧(。


======================================


很少有政治人物的外表如此重要。历史编纂主导着大天使的形象,并基于个人想象或利益关系构造出了对于这雌雄同体的美丽的各式各样的想象。


这种美对于圣鞠斯特的崇拜者来说来得正中下怀。为什么他们非得被男性英雄人物带有女性特征的容貌弄得心烦意乱……?难道人就不能既美丽又无畏吗?即便是他的反对者也喜欢这份美丽。如果他形容丑陋,他们就会把他比作和美丽相对的恶魔,会把他视作恶魔诡计的化身,更不会不强调邪恶与优美相结合产生的可怕效力。


那么,圣鞠斯特真如此美丽吗?


他同时代人的证词并不全都一致。他的妹妹路易丝曾对孙子回忆起他的绝顶美貌,而他在Soissons的青年好友则只提到他“外表体面”。他的一位同事描述他“身体虚弱”,德穆兰则强调了他的僵直。“从他的步态举止上来看,他把自己的头当成了共和国的方石,将它恭恭敬敬地扛在肩上,像顶着圣体。”国民公会议员Paganel对他描述得更仔细:中等身材,身体健康,体格显示出力量,头很大,头发浓密,面色发黄,生气勃勃的小眼睛,轻蔑的目光,面容坚定,表情严肃,声音有力,但透着内心的不安;因忧虑和猜疑而显得阴郁,举止交际尤为冷漠——圣鞠斯特还没到三十岁的时候,展现给我们的就是这样的形象。


除了来自家人的资料外,所有这些回忆都不是很可信。其他的是后来在革命经历者之中收集汇编而成。Mignet记道:他面容坚定,带着显著的强硬和忧郁,目光极具渗透力,有着梳理平整的黑色长发。Lamartine也突出了他的“长过颈而近肩的头发”。Erckmann-Chatrian看来他“小个子,金发,面容极其美丽,始终衣着考究,拘谨而骄傲”。Lamartine也表示他“动也不动地站在讲台上,思想般冷静,近乎女性化的面容上显出怀有绝对信念的平静,被他的崇拜者比作使徒约翰”。


然而显然受到这份描写影响的Michelet却认为他始终是一位国王的控诉者。“要不是他蓝眼睛里固执的强硬和浓密的眉毛,圣鞠斯特看起来就像位女性。……但不管是他的眼睛还是皮肤(尽管白皙柔嫩)都不会引起关于贞洁的想象。这贵族般的皮肤,带着特有的光泽,娇嫩透明,显得太漂亮了,以至于引发了对于他健康状况的怀疑。……高高的、僵直的领子像要被围脖压垮了……他额头很低,头部像是压印出来的,以致并不是太长的头发也几乎要伸到眼睛里去。最为古怪的则是那只有他才有的、机械般僵直的动作。罗伯斯庇尔的刻板拘谨与此相比不值一提。这是和某种身体特性,和他的过度自傲还是和他受过教育的身份相关呢?无论如何,与其说这荒谬可笑,不如说是有些吓人。因此,当他在演讲中从国王讲到吉伦特,在路易十六被砍头后转向右派……用他强硬而带着杀气的目光望向他们,没有人不会感觉到那刀锋的冰冷。”


如此说来,书面记载的确是自相矛盾的……革命后的年代里,人们常常需要把美丽和青春与圣鞠斯特联系在一起。所以那些展现出一个优雅的年轻男子的绘画作品都被当作“疑似圣鞠斯特的肖像”。


 


这大概也适用于那幅漂亮的红铅笔画,它被归于Guerin名下,存于Carnavalet博物馆。这幅画中没有任何地方显示出它与圣鞠斯特有什么关系。另一方面,有很多在这位年轻的革命者死后很久的才绘制的作品……这又增添了大天使的传奇性。


(下面几段是一些肖像的考证po主懒得仔细翻了,就大概列个表吧。其实作者的考证还是不太令人信服,比如上文提到的那个Guerin是圣鞠在斯特拉斯堡的委员,谷歌说是93年的图,作者也没说为什么那幅画不是圣鞠……)


作者认为靠谱的肖像:某幅色调明亮柔和的(没提作者);Prudhon的肖像画(就是维基百科那个),因为作者是罗伯斯庇尔的狂热粉(咳咳),Duplay家的常客,所以很可能和圣鞠见过面。


两副作品有很多相似性:同样的脸型和嘴唇形状,淡色眼睛和栗色长发。


这些特征在David和Greuze的绘画中也能看到。


Bonneville的那副也值得注意。这也是唯一一副署了圣鞠名字,出生日期,出生地(但是是错的)和死亡日期的画。所以作者就觉得毋庸置疑这画是近圣鞠的生活时代产生的。(还是不能很get到作者的逻辑)


……


【谷歌搜作者名+saint just都有,我就不贴了……这里也有一些关于圣鞠肖像的考据……是汤上一个姑娘主页里按关键词搜索来的所以还是得自己翻翻http://unspeakablevice.tumblr.com/search/painting+saint+just】


 


路易·安托万继承了父母的“特征明显”的面容。长脸,长鼻子,长脖子,不过因着他年纪尚轻所以程度尚浅,同时他的衣着品味也起到了美化作用。如果他活得更长,他就会越来越像他父亲,慢慢显出Louis-Jean那男性化的、强硬而严厉,同时也不太好看的外表。这个自然趋向会随着在委员会和军队里度过的那些催人疲倦的岁月和失眠的夜晚不断增强,可能自1793年开始就已经显露出来了。此外,他的个性不断变化,形象也随着激情四溢的狂热和(革命)责任的划分而不断转换,以至于形象也以不同方式为人所知和阐释。因此,圣鞠有多个各不相同的形象也就很正常了。


 


同样,他的外表和思想的表现都为后世所用,以褒扬或是贬低他,也就容易理解了。受Lamartine启发的Michelet在此要负主要责任……但是为什么他要比同时代人着力得多地强调圣鞠斯特那男女特征兼有的外表?这是出于偏爱的缘故,以强调“女性般的嘴唇”和他所说的“冰冷无情的言语”的强烈对比,还是来暗示,革命者绝不可能同于常人?如果这些就是Michelet的目标,那他就已经成功了。他的表述被后世拆解又组装,以至于今天公众心目中的圣鞠形象已然是漫画式的了。即使是在著名作者笔下,描绘的也是一个过分夸张的女性化的圣鞠斯特,一头扑了粉的卷发,耳环,声音轻柔,向罗伯斯庇尔投去崇拜的目光。


18世纪,几乎所有有地位的男性都会扑粉,为的是打扮自己,或是和别人与众不同。同时,为了在社交圈子里显示自我,有些人也会戴耳环……但是圣鞠斯特并没有参与。Michelet自己也没有提到这一点。


……事实上人们就是因为这是女性才戴的首饰,人们才总是喜欢呈现出圣鞠斯特戴一只耳环的形象。很显然,人们在此不是关注历史事实,而是出于个人喜好,通过质疑他的男性特质(masculinity)来编排他(“编排”这个词不太好,但原词英翻是discredit,我觉得这里用诽谤这个词太过头了,一时找不到好的表达了……)。这其中很多人还不满足于扭曲他的面容和外形,还要歪曲他的灵魂。


======================


这文还是别太当真吧(?)


(觉得作者最后好生气啊……(。


(翻的过程中满脑子都是弹幕……大家自己感受(。

我也有法革周边了〔o o,,〕

(顺便这贴纸真可爱////

一个脑洞和发糖的正当性

解宁:

开了个脑洞。

个人愿意相信在牧月法令上,圣鞠斯特和罗伯斯庇尔是有分歧的。圣在13日的时候就在前线督军了,牧月法令下达的时候他仍在前线。不知他是否参与(或积极参与并推动了)了牧月法令的制定。但是在法令颁布前夕他却离开了巴黎,也许可能的解释之一是,他和当时推动法令的支持者有了暂时难以调和的矛盾。
所以后期的圣,可能的确已经在思想(不说行动吧)上,和罗的意志不完全统一了。
也许如果这么发展下去,他会最终变成第二个德穆兰。
分道扬镳,直到死亡。

如果联想到那个ER是圣罗的梗,
越来越觉得果菊苣,啊,这个天才的混蛋。

上断头台前,圣也许已经对罗的政策和“罗的共和国”心下起了一丝动摇。但他仍然是相信共和的,一直地。


这样的我,无法与你共活在那个你想要的世界,
然而,我仍一百个愿意,与你一同赴死。



而热月那一枪打碎了罗的下颚,也许还有他的全部信念。


1832年,安灼拉的灵魂,仍然充满了圣鞠斯特对革命和共和的绝对坚定。
曾经极盛过却最终轰然坍塌为碎片的罗,无法在格朗泰尔的一生中,拼凑起曾经强到能控制国家的执念。所以,他怀疑共和,怀疑革命,怀疑生命。他的大脑里留不下一个完整的思想,却记起了一个完美的英灵。

这样的我,无法与你共活在那个你想要的世界,
然而,我仍一百个愿意,与你一同赴死。

两辈子轰轰烈烈,
到现在,应该只剩下爱了吧。
这就是为何,现代AU能不能多撒点糖,啊?!


《1794,巴黎协和广场上的断头台》

萧昱然🐓:

写下这篇文章的起因是《1789:巴士底狱恋人》


有人说安灼拉的原型来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安东万·路易·圣茹斯特,而格朗泰尔的形象出于雅各宾派首领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我认为不无道理。实际上圣茹斯特是和罗伯斯庇尔一起被送上断头台,而安灼拉与格朗泰尔一同亡于圣德尼街。就人物形象来说,双方各有一些独特的继承,又融合对方的一些灵魂碎片,这导致共和精神始终在革命中传承,让人为之心潮澎湃。


没办法打悲惨世界和ER的tag,但初心的确是因为“在法革原型下试试看两人的前世今生。”文章里埋了一些关于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伏笔,至于看不看得到就真的随缘了。






-


“雅各宾倒台了。16年后,新的学生领袖再次诞生;38年后,圣德尼街的英雄血将催醒法兰西公民;待到1959年,新世界来了。”






end.


走链接。期待一些交流和评价。

5555555我好爱他

[法革]一个马克书单

SnBerry:

这是一个马克书单,也就是我打算按着这个单子上的来补。按照顺序,但随时可能变更。




通史


法国革命史(勒)


法国革命史(米涅)


牛津法国大革命史 




我最开始看的是旧制度那本,可是那毕竟是论文,在历史还没搞清楚的时候看论文太容易被带跑了,所以看了20%就决定先去看历史。


勒的法革史看了一小半,写的很适合入门来看。背景介绍的很完善,事件也都有提及。


看完通史就去看人物!


罗伯斯庇尔传(JS)


大家一起来苏萝卜丝儿!(。)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这可是萝卜丝儿!


法国大革命人物传


朋友推荐的!去amazon翻了一下,其中一个chapter是“罗伯斯庇尔和他的朋友们”,好可爱啊(????????


人物我相信还有更多,but就先这样,不然马克太多也看不完。


然后是一些彼时作品:


革命法制与审判


毕竟是萝卜丝儿的作品!




旧制度与大革命


毕竟要看完是不是()而且还是多少人的入坑之作x


citizen (simon schama)




感觉可以看好久了x


小说 


(其实如果打算看一个时代的历史的话我不是很喜欢看以真实角色为人物的历史小时,but有两本还是要看的)


九三年(


更安全的地方(




小说放到最后看才能get到梗!

【整理】一些有毒的历史资料

Citoyenne Juliette:

(摘录了一点从以前从各种资料里看来的奇妙段落
【】内为本人吐槽,因为槽点确实是太多了)


(一)法国人民的美国梦


“法国人的确对美国神魂颠倒,但它意味着什么呢?”
“杰斐逊对法国人所持有的、关于美国的不切实际的观点表示忧虑。”
“像他前面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一样,杰斐逊经常收到法国人的信,他们这样被美国的神话迷住,乃至他们想要跳上下一班驶向波士顿的船。”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下一位狂热粉丝写给TJ的信】
“你们被选来为我们立法,因为对我们而言,你们是黄金时代的人……啊,先生,你们的国家是期望中的乐土……生活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国家中,我将会是多么幸福啊,在那里我将会是一个人,而非如我在此这般是一个奴隶。”


【以下是TJ收到信的反应】
“杰斐逊担忧,这种情绪可能激起在错误思想指导下的移民浪潮。”


【快被法国人的信淹死的TJ最后不得不写文章自黑来辟谣】


(二)人人都爱拉法叶


塔列朗的密友斯塔尔夫人在回忆录里各种表扬拉法叶:
“这个男人如此长久、如此忠贞地忠诚于一个事业,他和自己的妻孩之间又如此感情深厚,最后引起了天生重情重义的奥地利人民的广泛关注。”
“拉法耶特的政治思想和美国人相近,其长相不像法国人,反而更像英国人【???】。虽然有人对他憎恨不已,但他丝毫不会为此恼火,反而从骨子里透出了温和可亲的气质。”
“尽管他在法国大革命中犯下一些错误,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他对美国体制的向往,以及对率领人民迈出美国独立大业第一步的民族英雄华盛顿的仰慕【华爸爸: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拉法耶特当时年轻、富有、出身高贵、在法国颇受欢迎,然而在十九岁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抛下了这一切,漂洋过海来到美国为自由而献身,他对自由的热爱也贯穿终身。”


小皮特的政敌福克斯在英国议会为拉法叶公开辩护:
“拉法耶特有着伟大的品德和高贵的灵魂。”
“拉法耶特光耀了自由,把自由的种子洒遍人间,其准则之高洁、行为之无瑕、思想之睿智、精神之强大、灵魂之仁慈宽厚和大公无私,让世人都感受到自由是何其可爱。”


【Laf迷弟迷妹遍布欧陆】


(三)既然上条提到了福克斯那么我以他为例来讲一讲搞法革史究竟有多么影响感情生活


众所周知,伯克研究过法革史,还出了书,观点比较保守,并不支持法国革命。
然而他的好友福克斯公然支持法革激进派,两人遂决裂。
决裂的方式也非常有意思:
“在1791年5月6日,正当下院讨论有关加拿大政府的草案时,伯克戏剧性地从座位站起,并走向议会另一方,坐到皮特的旁边。”
【英国议会大型NTR现场】
【威廉·抢走了福克斯的首相之位·逼得福克斯做了万年在野党·抢走了乔治三世的宠爱·现在还抢到了福克斯的基友·皮特】
“福克斯在众议院中念到伯克的名字时,当场潸然泪下。”
不过据说伯克死前都不肯再见福克斯一面(。)


还有,研究法革史的两名学者,奥拉尔和马蒂厄,他们原本是师生关系,然而——
奥拉尔粉丹东,马蒂厄是骨灰级罗伯斯庇尔吹。
“你男神砍我男神的头!”
“你男神在国民公会上黑我男神!”
“你男神无情无义无耻无理取闹!”
“我男神哪里无情无义无耻无理取闹?!”
两人遂决裂。


【搞法革史有风险,入坑须谨慎】


(四)我,国王,喂食


“乔治三世最爱的菜肴是凉拌羊肉、生菜沙拉、千鸟蛋、焖豌豆和樱桃水果塔【萝卜丝:什么水果塔?要啥水果塔?】。”
“路易十六更加病入膏肓。相当恰如其分地,他被人称为‘活动胃袋’。伴着玛丽·安托瓦内特和王太子逃离杜伊勒里宫的生死存亡关头,为了带走满是食物和饮品的料理台,他不惜拖延逃亡进度。若不拔腿狂奔就难保性命了,他还坚持在伊图莒堡停下来吃三小时午餐。追兵在瓦伦城逮住他。一回到家,他吃下整只全鸡,并在日记里记录归途中匆忙品尝的各式菜肴。不分昼夜,任何时刻,只要你在城堡附近看到有个人在啃鸡腿,那就是路易十六。”
“囚禁在丹普尔堡期间,路易十六也没让胃袋空着。不同之处是这次是出于习惯而非需要,他在被押去大牢途中从一名旁观者手里抢过一块吐司皮。他第一顿简陋的牢饭包括六片小牛肉、雪利酒蛋、一只烤鸡、野味和葡萄酒。直到上断头台前,他的中餐都至少会有三种汤、两道前菜、四种蛋糕、几盘糖煮水果、新鲜水果、马姆齐甜白酒、克莱尔特红酒和香槟【我居然看饿了】。行刑前一晚,他的胃口如常。”


(五)小皮特的性向依然是个谜


“为小威廉·皮特的性向做出担保的海丝特·史坦霍普夫人有强烈的变装癖。她被舅舅小威廉·皮特收养,并且把他家打理得有声有色。这二人都有差一点儿就结婚了的习惯。”


【据说小皮特有同性恋倾向,为了自己的政治目标一直强行压抑……】
【毕竟他还和乔治三世传绯闻,“詹姆斯一世与白金汉公爵”】


小皮特在给自己差一点儿就娶了的姑娘埃莉诺·艾登的父亲奥克兰勋爵写信,表示自己非常喜欢埃莉诺,“只不过我们之间有着某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勋爵回信时竭力想套出“不可逾越的障碍”究竟是什么,小皮特并没有告诉他。


(六)萝卜丝招魂大法


热月政变后残余的雅各宾派支持者经常给萝卜丝搞招魂仪式,还想搞起义,被人出卖,惨遭失败。
“他们经常到他们称为‘理性寺院’的地方去开会,他们为罗伯斯庇尔的死唱挽歌,为‘人民遭受奴役’表示哀痛。”


【这届雅各宾派不行啊(。)】


(六)华爸爸传记和其他一些资料里的Hammie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个出生在西印度群岛的私生子,天生就是个有贵族气质的人,他认为受教育的和有能力的少数人必须统治那些没有才能的大部分人。他的政敌怀疑他有强烈的君主制倾向,认为他很希望看到华盛顿加冕称王。”
“汉密尔顿以华盛顿的首相自居。”


【以及我记错了,热内来法之后怼了法国高层的不是爸爸,是Hammie】


【Hammie的亲笔信】
“一想到发生在9月2日和3日的有计划的恐怖大屠杀,一想到那些血腥场面的制造者马拉和罗伯斯庇尔得意洋洋地坐在大会上,并极大地左右着会议的方案……我承认我很高兴地相信在美国大革命和法国大革命之间没有相似之处,而且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一点都不比自由和肆意妄为之间的差别小。”


【所以我一个雅各宾派迷妹究竟是怎么粉上他的……】


(八)塔列朗和美国的爱恨情仇


“法国蛮横地将美国的两位专员赶出了法国,而且,在塔列朗的煽动下,宣布在他们在准备离开之前必须赔偿一大笔钱。”


【这做法可以说是非常塔列朗了】
【暗恋美国财务卿是一回事,勒索美国人是另外一回事】


(九)卢梭导师浅谈拯救波兰


卢梭认为,拯救波兰的办法是:
“只要你们精心耕种你们的土地,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去管……你们采取这个办法,只要稍微努一点力,波兰就会富起来。”


【……】


(十)给喜欢吃政党拟人的朋友指个路


想吃法国政党拟人,请去看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我迄今为止见过写得最妙的政拟,分析到位,人物形象丰满【不】。
【CP大概是All 山岳党,君主派 x 共和派】
【就是黑得厉害了点,里面雨果聚聚黑得发亮】


(终,以后可能会有补充x)

4一只丹妮
他好可爱嘻嘻
画太丑了不敢打tag💦